水皮杂谈:让我将生命中最闪亮的那一段与你分享(上)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6日
       看着时光飞逝 我祈祷明天每一个小小的梦想都会慢慢实现 我很平凡却又很幸运 我想说谢谢你生命中的每一天 看着时光飞逝 我回首 曾经是一个鲁莽的少年 我曾经像一年一样生活 如此平凡却如此幸运 我想说谢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让我与你分享我生命中最灿烂的部分 让我用我生命中最响亮的歌陪你 让我把我的心当你最需要你的朋友时, 最温柔的部分是给你的。让我对你真诚。每一天, 都是《华夏时报》改版五周年。当编辑部的同事告诉我纪念特刊即将印制时, 我耳边响起了李宗盛创作的歌曲《我生命中的每一天》。是的, 我只是换了两个地方, 一个是我曾经鲁莽少年的地方, 另一个是我心中最温柔的地方。鲁莽?不, 当我来到《华夏时报》时, 我没有犹豫, 但并没有鲁莽。尴尬的是, 按照联合国的标准, 我还是个老青年, 受不了年轻人的名声, 温柔这个词无论如何也表达不出来, 我和我的同事们要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感谢各位领导和朋友们, 因为没有他们, 我们的《华夏时报》无论如何也不会那么精彩。天空是人们想要的, 他们想要的已经完成。我们如此平凡, 却又如此幸运。我们也有这个时代, 这个社会, 这个国家, 甚至这个世界值得感恩。五年, 作为一个生命, 只是一瞬间, 而今天, 我的脑海里经常有想法。看完第一期报纸后, 我们坐在街边小摊边喝酒庆祝的场景。深夜的北京, 深夜的CBD, 深夜的万达广场, 一群年轻不年轻的老青年, 满怀热情, 指点着星星。我们相信, 这是我们的世界,

我们的未来, 我们的世界, 改革开放三十年, 国家财富的积累, 国家的崛起, 一个时代, 一个我们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国家投资理财的时代。
       摆在我们面前, 这是一个多么广阔的市场, 这个空间需要多少智慧, 这是一个思想可以创造价值的时代!什么是财产收入?创造条件是什么?让更多人拥有它是什么意思?不是说我们的财经媒体在说谁吗? !然而, 如何体验没有风雨的彩虹。谁能想到, 随着2007年短暂的财富盛宴和中外指数屡创新高的错觉, 世界会如此迅速地陷入崩溃的黑暗, 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我们的欢乐颂会突然出现一个世纪。我知道有一个经济周期, 我也知道有一个危机周期, 但是美联储的做法不是已经把这个周期拉平了吗?华尔街神话的缔造者是如何在一夜之间改变的?排名前五的投行怎么会一夜之间变得一文不值?自由市场经济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彻底失败?明天太阳会自然升起吗?保尔森政府干预下, 市场经济还有生存价值吗?凯恩斯教义真的是与祖宗密不可分的法宝吗?中国4万亿刺激计划真的让克鲁格曼成为灵魂伴侣吗?或者, 中国真的是时候拯救世界了吗?时至今日, 一些同事还记得我们的年会是在报社这个大平台上召开的, 我们敏锐地意识到华尔街危机可能对我们产生的影响, 虽然这种影响打断了当年的房地产监管.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节奏打乱了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 打乱了在繁荣的世界举办奥运会所带来的梦想, 虽然我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虽然我们相信信心更多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 虽然我们渴望GDP出现V型反转, 但我们真的不知道要付出多少。这个价格是, 虽然我们的股市比美股早半年见底, 但我们的反弹比美股强。更有什者,

虽然我们曾经把欧美当成救星, 但美国道琼斯指数现在已经从6800多点反弹到13000点左右,

而中国股市距离之前的反弹点3478点还有近1200点的距离点。更不用说之前的6124点, 而美国的最高指数在14400点左右。你知道死然后活意味着什么。你知道成为凤凰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不知道, 看看美国。老人情况危急 将被任命为奥巴马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习, 推出的沃尔克定律成为重塑华尔街的标杆, 唯一幸存者摩根大通的“伦敦鲸”撕碎了华尔街最后的遮羞布。难怪上海市副市长屠光绍与华夏时报分享了由国际金融论坛联合举办的沃尔克上海之旅论坛, 称沃尔克为“巨人”。他不仅身材巨人, 身高两米多, 而且思想上也是巨人。沃尔克定律 对全球金融实践的影响在未来是显而易见的。华尔街已被击倒并重新开始。美国的支柱产业不就是这样吗?三大汽车厂均未申请破产保护, 但均未脱离破产保护。诡异的是, 这个过程恰好是世界第一汽车丰田在美国被彻底毁坏、臭烘烘的过程, 弄得自己倒霉。不管是阴谋还是弱肉强食, 这就是法则, 适者生存。 , 适者生存。感谢我的同事, 他们花了10万字的笔墨为我们回顾了这段历史, 同时还增加了我们《华夏时报》为此策划整理的一些版面, 有的很绿, 有的很生气, 有的感叹, 有的虚伪, 无论多么天真, 但背后却是一种真诚。看着这些章节, 我似乎看到了他们激动的辩论, 沮丧的烦恼和担忧的沉思。没有人是市场经济的天然信徒, 更不用说赢家了,

谁能说政府的有形之手胜过无形之手。让我们困惑的是, 越是危机, 越是监管, 越是市场失败, 需要更多的政府权力。
       但滥用凯恩斯, 市场经济的主体在哪里, 没有主体的市场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哪里来的原始活力?这不是恶性循环吗?过去五年, 中国货币增长超过100%, 实际货币流通量已超过美国8万亿美元。中国只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那么中国的财富是在增加还是在减少呢?为什么一个拥有巨额财富的国家如此害怕CPI?通货膨胀不是增加货币发行造成的吗?既然担心通货膨胀, 怎么能乱发钱呢?当我们有这样的滥用行为时, 为什么我们需要收紧政策? !谁能说这场金融危机给我们留下的思想不是这个时代给我们的最好、最新、最大的财富, 尤其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 !